2020-08-20

2020年的疫情,改变了所有体育赛事的安排,国际乒联数次召开执行委员会的会议进行商议。在近期国际乒联的视频栏目 “内旋 Inner Spin” 栏目的采访中,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也谈到了这方面的内容,他提到,2021年有可能出现一年之内有奥运会以及两场世乒赛的情况,同时还将举行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赛事。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延期,原定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世乒赛也前前后后被延期了3次,按目前的情势,这意味着什么,以及会给2021年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和影响?

丹顿:你可以想象这是极具挑战性的,纵观整个乒乓球历史,我们从来没有奥运会和两场世乒赛在同一年举行的先例。物流方面,这个可行性存在着很多的疑虑。我们当然希望尽可能努力保留我们的赛事照常进行。我们已经为釜山世乒赛找到了新的赛事日期,按目前情况来看,只能祈祷赛事能够在二月至三月的新赛事日期如期举办,也希望奥运会能在明年七月按计划进行,然后就是能不能在明年年底再举办一届世乒赛,我们对此抱有很高的期望。坦白说,这是很困难的,很多合作伙伴和利益相关者也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认为这也许太多了。但我们必须努力让赛事日程尽快恢复正常,只要外部环境允许就尽快运作。

主持人:展望2021年,我们已经在赛事活动上看到了“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即将到来”的地胶贴纸,国际乒联对WTT世乒联有什么期待?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将带领乒乓球运动实现什么目标?

丹顿:根据研究和分析以及与其他体育项目的对比了解到,我们这项运动需要一些提升, 2021年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因为我们从之前的营销机构TMS那里接手了很多合同,这些合同大部分都将在2021年到期。因此,对国际乒联来说,无论如何都将在2021年为我们的体育事业开创一个新时代。我们成立了 “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商业实体、一个全新的公司和组织,试图推动乒乓球运动向前发展。原因很简单,我们需要在市场上更积极一些,作为一项体育运动,我们需要努力让更多的人看到、需要用一种真正强大的商业思维而不是政治手段来思考。

相对于其他运动,乒乓球需要重新定位自己,以跟上群体的步伐。所有这些背后的驱动力,在我开始担任CEO后,一直在积极推动发展,不仅是在收入、受欢迎程度上,还有与这项运动相关的一切方面。经过分析,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是正确的方向。

不幸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危机时刻,但“不要浪费一个好的危机”,这句话我已经用过很多次了。这场危机给了我们反思的机会,稍微修改一下计划,让我们更深入地思考。以往我们通常会从一个赛事赶到另一个赛事,总是手忙脚乱。现在,甚至有外部的利益相关者以及很多成员协会,都在更深入地研究什么是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这也给了我们一些积极的压力,以确保一切都得到很好的处理。

主持人:正如你提到的,2021年,可能不会是能按我们计划进行的一年,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你认为明年会有什么发展?

丹顿:我希望有一个水晶球来回答这个问题,这在目前非常有帮助,我想很多人都希望他们有这个水晶球来回答这个问题,看看2021年会是什么样子。在正常生活和旅行方面,以及如何运营国际体育业务方面,我们目前正在制定后备计划,这是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我们正在考虑是否能在2021年制定一个常规赛事日历,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后备计划上面。

我不想成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更像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但目前的情况看起来越来越复杂,甚至在2021年初都不一定能恢复正常。当然希望我是错的,我希望一切能够按计划进行,那时我会第一个大声欢呼请大家喝酒庆祝,这是肯定的。但如果我是对的,就需要这些后备计划,确保我们也能从2021年初开始就有实质赛事内容。到时会是怎么样呢?我们应该会回到之前谈论的 “赛事泡泡” 的比赛形式,把运动员召集在一个比赛地点待几周,然后在这期间举办一系列赛事。同样的,到时应该也会分级别,可以有顶尖级别、第2级别、第3级别,然后一些区域性赛事泡泡。

主持人:的确很具挑战性,但考虑到后备方案以及应急措施,在过去的3-4周里我们也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新闻发布,不仅宣布了与IMG的合作关系,还有与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一同合作推动产品发展的其他品牌,也宣布了刘国梁和卡里尔·阿尔·默罕纳德就任的消息。你能总结一下这些新闻发布和目前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势头吗?

丹顿:我认为最简单、最快速的总结,是我们的外部利益相关者认为我们所做的是能带动项目的发展,这正是现代世界体育商业所需要的,也是在创建一个全球性的体育产业所需要的。正如你所说的,IMG与我们最大的市场中国紧密合作,中国近年来占了我们70%的市场份额。这是一项极其艰苦的工作,但对于确保这个项目未来取得巨大成功来说,这是极其重要的。就这样,外部人士看着我们说:“哇,这也许就是国际体育联合会未来需要的运营模式。”我们还听到了积极反馈,其他运动项目正在密切关注国际乒联是如何建立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甚至在今天的世界,正如我们刚才谈到的财政等问题对体育运动是非常困难的,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在体育运动中建立我们的业务。

主持人:因此,刘国梁先生已经带领WTT理事会,以及国际乒联副主席卡里尔·阿尔·默罕纳德先生也加入了WTT董事会,这是将关键点都结合在一起,并将WTT框架内的关键人物联系起来。这为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运作创造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环节。

丹顿:中国是乒乓球之王,无论是在乒乓球场上还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都是乒乓球运动的王者。从生意的角度来看,与中国紧密合作才是合理的。从国际乒联获得强有力的政治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而卡里尔能带来这一点。刘国梁是前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对乒乓球富有热情,也热爱这项运动,因此和我们一起在WTT世乒联这个平台合作是一个很好的组合。再加上IMG和其他支持,我们创造了一个强大的后盾,以确保能够实现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所拥有的崇高目标。

主持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你一直在沉思,显然你在努力推动这项运动向前发展。我记得几个月前,你在阳台上思考着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未来。它在全球媒体上引起了巨大的风暴,出现在许多报道和讨论中,世界各地的成员协会也都在讨论它,当然这样保持话题热度是很好的。对于那些担心你有意取消世乒赛的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呢?

丹顿:很明显,那个想法得到的关注比我们想象的要多的多。首先,我想说这是一个必须反思的时刻。疫情过后,局势肯定会变,而且变化很可能比我们任何人在没有水晶球预测未来的情况下想象的都要大。你可以看很多新闻评论、思想家,大家都在讨论这次疫情过后的新世界。这可能是自20世纪初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危机。事情会变得不一样,这是关键。那些能够适应和适应这些变化的体育项目,适应速度越快,成功的几率就越大。所以我们真的应该努力研究,看看未来会有什么变化,确保我们是第一批适应这些变化的体育项目之一。我想这是第一个要说的。

在过去的三四年里,我们一直在考虑所有的赛事结构,一直在为2021年的新商业权利周期而努力。我们也在思考如何让这项伟大的运动变得更大、更受欢迎,在全球拥有更多电视观众关注这项运动,从而使这项运动更全球化。同时,也让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城市、成员协会想要定期举办我们的重要赛事。那该怎么做呢?在这么多的考虑之后,我在想,之前的赛事结构是否就是限制我们达到更高水平的部分原因。通常情况下就是这样的,因为你建造的结构会把你带到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我当时是在反思这些赛事结构在未来是否应该变得不同,以让我们这项体育在新冠疫情过后变得更大、更强、更重要。

世乒赛历史悠久且意义深远,是不应该拿来开玩笑的,它有一段丰富的历史,也造就了许多伟大的冠军,并且帮助乒乓球在体育界占据了今天的位置,成为奥运会的一部分等等。这是国际乒联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层面,也是我们应该保留的,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我们也还需要证明其他赛事产品和赛制在未来也能超越代替它,但我仍然认为,未来应该保持开放的心态。如果未来事情和局势发展走向不一样,我们没有理由不这样想。这可能不是世乒赛的消失,而是以不同的形式或以不同的方式呈现,以确保我们在这一特殊时期之后成为成功的体育项目。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综合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