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9

国际乒联独家深度采访:陈梦的世乒赛回忆

本文作者:周到

陈梦无疑是中国队近两年上升的最快的运动员之一,尤其进入2019年,她的存在让人隐约看到了当年李晓霞的影子。在我的记忆里,有几场关于陈梦的球非常难忘,2017年无锡亚锦赛决赛0:3平野美宇,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决赛3:4王曼昱,以及2019年布达佩斯世乒赛决赛2:4刘诗雯。这三场比赛陈梦都输了。很多时候,输球并不是坏事儿。三年的大赛,陈梦都进入了决赛,从亚锦赛,到亚运会,再到世锦赛,证明了她技战术水平的稳步提升。同时,三场决赛输球的状态不一样。亚锦赛对阵17岁的平野美宇,基本被打懵了。亚运会领先被曼昱翻盘,获得的经验直接影响了她此后所有的比赛。世锦赛输刘诗雯,这场比赛更值得细细琢磨。为此我们就世锦赛这一场比赛,跟陈梦进行了比较深的交谈。

国际乒联:我觉得你在布达佩斯世乒赛前后有一个转变,比从前要坚强很多,这是一个累积的过程?还是突然的转变?

陈梦:对,我觉得不是突然转变的。

国际乒联:是一点一点变化的?

陈梦:恩……(沉吟了一下)其实以前好多道理我都懂,但是坚持去做有点难。可能是对自己的目标不够坚定。

国际乒联:最开始的目标放在哪?

陈梦:刚开始渴望参加奥运会,只是渴望,没有按照奥运会的标准要求自己。然后呢,在今年吧,对自己的目标的渴望要比以前强烈了很多。以前感觉奥运会离我太远了!

国际乒联:现在随着自己的努力,觉得奥运会够得着了?

陈梦:对,而且我觉得整个技术和身体能力已经达到了,只是在比赛的把握上、思想心理的控制上可能还差一些,这跟大赛的磨炼有关系。比如世界大赛的团体赛半决赛、决赛你总上场的,和不上场的肯定不一样。包括这次布达佩斯世锦赛打到决赛,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赛。以前全是未知的,只能靠想象,但又想象不到。以前的我感觉可能没那么难,总问自己,有那么难吗?但是真正靠自己打上去一次之后,才知道原来决赛场上是这样的!跟半决赛都不同。所有的一切在一晚上之后有了巨大的转变,包括和前一天半决赛都非常不同。以前的我从来没有吃不下饭,但就在那个晚上,我睡不着觉了。我怎么可能睡不着觉呢?但是事实是,决赛那天早上吃饭,饭都咽不下去,就想吐。就是这种感觉。

压力,是比赛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作为优秀运动员,如何对抗压力?或者说,如何妥善地处置压力是始终伴随他们职业生涯最大的课题之一。并且,这种经验和教训必须自己亲身经历过才可以获得,所有对别人的借鉴都只是皮毛,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跌倒了、爬起来,才能够刻骨铭心。

国际乒联:比赛经验的积累也像训练一样,只有量变才能质量,对吧?

陈梦:其实在世锦赛之前的一系列的比赛是给自己建立了信心,通过比赛的积累,拿到小型公开赛的冠军,这也是对自己的能力的认可。拿了小的冠军,才有信心要打到世锦赛。要不然可能我都不会去想。

国际乒联:你世锦赛开始之前给自己定的什么目标?

陈梦:拿冠军。这是我最初自己制定的目标。以前定的目标都是打着看吧,走一步看一步。

国际乒联:这是什么时候定的?

陈梦:封闭训练期间。

国际乒联:封闭训练的什么时期?

陈梦:刚开始,而且我感觉还挺有信心。

国际乒联:你的个性不属于制定的目标超出自己想象,所以当时是觉得自己可以了对吗?

陈梦:对,觉得我好多方面都可以了,从技术方面、从体能储备方面,各方面对自己的评估我都觉得可以了。唯独有顾虑的是,在思想心态上的把控。因为我从来没打到过世界大赛争冠军的程度,也不知道自己会成什么样。一般的比赛因为打得多了,自己控制得很好,所以触动不到太多内心深层的东西。这个毕竟我没有打到过,当时担忧的是,真到那会儿能不能控制自己?会打成什么样?这个是在之前有所顾虑的。

国际乒联:真正到了布达佩斯之后呢?

陈梦:去了布达佩斯,第一天进馆之后挺兴奋。过了第一天就特别累、特别累!老想睡觉,特别想睡觉!从来没有过。因为正常看到比赛馆以后,我是会很兴奋的 ,但到布达佩斯就感觉怎么天天这么困啊?练练球回去就想睡觉,而且一睡睡不醒那种,闹钟都听不见。当时在那想,这是紧张吗?

国际乒联:这还不是紧张吗?

(一起大笑)

陈梦:因为我没有过这种。自己感觉很奇怪。以往也不会因为什么睡不着觉,但是那段就是很夸张地困,跟正常太不一样。然后我跟马导(陈梦的主管教练马琳)也说过这个问题,他知道我平时挺能睡的,这个没法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能鼓励我,按照我的想法方式跟我沟通。因为女孩很敏感嘛,他也担心在大赛的时候说负面的话让我感觉不太舒服。不过后来我自己感觉可能就是太紧张。

国际乒联:这就是紧张,因为每个人紧张的方式不一样的。

陈梦:对,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别人的经验很难借鉴。

优秀运动员对自己的要求总是全方位的,他们不仅要赢得比赛,同时还想赢得漂亮,打出自己的风格,这些平时日积月累对自我的要求,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如果内心不足够强大,自己就会把自己压垮。进入2019年,陈梦觉得特别累,其实比赛跟以前一样多,只是,在这一年,她对自我的要求变了。有句心灵鸡汤是这么说的:“当你觉得生活越来越艰难,其实是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国际乒联:到了布达佩斯之后,你打到哪一场打出感觉来了?

陈梦:世锦赛我就没有一场有感觉的!感觉这次的世界比赛每场都感觉太难了!对泰国的对手我都感觉很难,真的打得很难。每场球都打得皱皱巴巴,没有一场是流畅的,太难了!

国际乒联:和以前对比怎么样?

陈梦:对比以前的世锦赛,前几轮对阵外国选手,心想这还用看录像吗?太容易了!特别流畅,想怎么打怎么打。而且,输个几分怎么了?心里特别有谱。但这次可不是这样,输了两三分球,输了一局感觉跟要了命一样。在场上输了几分输了一局以后,很紧张,心一直提在嗓子眼儿上。每天赢完一场球以后,哇,我还有下一轮!就这种感觉!太难受了!特别害怕有一点做得不好的地方,会出现问题。

国际乒联:当时觉得体力跟得上吗?

陈梦:体力当时觉得没问题。因为我每天都保持练身体,体力上没有太多问题。

国际乒联:每天就像个机器人一样?

陈梦:我就告诉自己,不管多难看、多丑,你都要把比赛赢下来。就是这样。

国际乒联:努力想尽一切办法?

陈梦:你不知道打到八进四的时候,跟杜凯琹,谁看谁都感觉我这球要走了。太难受了,世界比赛太难了!

上面这段对话,陈梦不断地说“太难了”,这个难,不是对手给的,而是她自己给的。人一旦确立了目标,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每一个细小的问题都必须依次解决,最终才能塑造一个打不败的自己。而这个过程,因人而异,有人一飞冲天,有人十年磨一剑。

国际乒联:咱们聊聊最重要的决赛,你也说打到决赛是不一样的,而且对手是刘诗雯。这个冠军你知道她想要,她也知道你想要。你俩都很紧张。

陈梦:这次决赛枣姐要比我坚定很多,包括她的眼神、在场上的专注度。她完全投入到这场比赛了,给我的感觉就是“跟你拼了,输了我也能接受了”!

国际乒联:你现在回想,输她输在什么?

陈梦:在场上整个都是她的节奏。半决赛对曼昱是我在控制节奏,但到决赛是她在控制。而且怎么说呢?包括赛前准备上是不同以往所有的比赛,包括对对手的估计。

国际乒联:怎么不同?

陈梦:因为我自己好多方面都准备了,把能想到的都准备了。本来就害怕出现想象不到的地方,让自己在场上发懵。但是后来发现,虽然都准备,却没有抓到重点。

国际乒联:重点应该是什么?

陈梦:我没有准备到自己必须要打到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赢她。

国际乒联:所以具体是什么?

陈梦:我准备到了出现一些情况我应该怎么办?布达佩斯那会儿她状态太好,而且比我有经验多了。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半决赛、决赛,全在前四名上,说明她整个的成绩是很稳定的。我又是第一次打进决赛,她在场上的经验、判断确实很老道。包括后来我看录像,可能在前几届她就像我这样一样。

国际乒联:你被她控制了。

陈梦:前几届她的对手是李晓霞、丁宁,枣姐和她们同样强大。这届面对我她就游刃有余。跟我半决赛控制曼昱一样,整个节奏可以去控制、可以调节自己。但是决赛的对手枣姐比半决赛的对手曼昱综合实力强大太多,不是光单纯的技术,技术只是占一部分,还有就是比赛场上对节奏的控制,还有就是你去阅读对手、阅读比赛的能力。

国际乒联:而且她瞬间变化的这种能力太快了!

陈梦:对,太快了!

国际乒联:一个球能扭转整个局势。

陈梦:太快了!

国际乒联:我觉得可能是你对胜利的欲望还没有那么强。

陈梦:其实我的爆发力还是不够,可能已经可以去站在决赛场上,但是决赛要拿冠军的这种爆发力不够。

这篇文章是陈梦关于布达佩斯世锦赛的回忆,也可以看作是她对这届大赛的总结。当然,我们没有问到更多的技战术的问题,仅仅是身体和心理状态,就足以窥探这一场比赛当中丰富的细节。冠军得来从来都不容易,每一位优秀运动员的成功道路上,这样的历炼都是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直到最后,百炼成钢。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error
综合新闻 陈梦